傻。
白。
甜。
愿天下有情人终如叶蓝。

【全职高手161章衍生】[叶蓝]吃饭了。

 幸福www

超级甜wwwwwwwwwwwww

白砂糖=3=

春山花早:


[CP. 叶修×蓝河]


161章衍生,具体见正文。

 @全世界我最喜欢你了 生日快乐!!!生日快乐啊!!!我肝出来了!!!!!!!


叶修根本不知道许博远到底陷入了怎样的困境。


“晚上?泡个面好了,鲜虾鱼板行不?”然后他看着许博远的表情及时改口...

一花知春

文/一只好糊

给长沙叶蓝茶会的G^_^)y 萌叶蓝大概两年了?聊表心意,愿天下有情人终似叶蓝。

BGM《想把我唱给你听》


迎春缀在碧绿的茎干之上,零零落落像是天刚黑时的星星,胡豆花晃悠悠地探出还湿润的草堆,二月兰和紫花地丁则如同蓝丝绒一般铺展开来。一只麻雀落到蓝河洒下谷子的窗台上,啄了啄,很快飞走了。

蓝河在给一盆迟迟没有动静的花盆浇花,是叶修随手拿来的连着叶子的一段茎干,直接插到了泥土里,如今似乎稍稍长大了一些。

“不就是一株花吗?为什么要那么难过?”那时候叶修摸了摸蓝河的头说,“乖,再养一株新的。”

“小红陪了我很久的,在大学时候就养的。”蓝河想起那株死掉的玫瑰...

梦之阁限定

文/糊糊

祝两位大大生日快乐,年年有今日,岁岁有今朝,情比金坚ヽ( ´▽`)ノ 

不是软文!!!不是软文!!!不是软文!!!重要的事情说三遍!!!

各位奇迹暖暖安卓QQ平台的请联系我!!!Need更多好友!!!


笔言飞上高中的表妹来公会参观时,蓝雨俱乐部的人表示了热烈欢迎。

“表哥,你们这儿有WiFi吗?”小表妹刚进办公室就问笔言飞。

“当然有。”笔言飞指了指墙上的WiFi密码,“就那个。”

“有就好,流量卡死了,我还要领体力呢!”小表妹坐在笔言飞办公桌边上,打开手机就玩起了游戏。

“小妹妹,听说过荣耀吗?”入夜寒...

橙子在哪里?

“为什么!蓝河!只有!你的外卖里!有橙子!不——开森!”

系舟打开他的外卖袋子,除了饭盒和筷子外空无一物。而蓝河的桌子上,已经有三个橙子,昨天中午的,昨天下午的,还有今天中午的。

最近AYH在线外卖订餐平台推出了点餐送橙子的活动,但是这个活动的效果参差不齐,有些人一个星期都收不到一个。而有些人,比如蓝河,顿顿都有。

“我也不知道啊?”蓝河喝下他点的那碗粥,满脸得色,“因为老板喜欢我!因为外卖小哥喜欢我!”

“得了,系舟,下午你去取外卖啊?”笔言飞从后面经过,趁着蓝河不注意,抢走一个橙子,“反正你也吃不下那么多,这个给我吧。”

“我!也!要——”系舟不干了,他伸出半个身子去拿蓝河桌上的...

含羞草

※ooc ooc ooc

※不是黑,不是黑,不是黑


蓝河从花鸟市场抱回来一盆含羞草。


这株含羞草长得生机勃勃,嫩绿色,还未开花,细长叶子伸展着。

蓝河在那个小店里看到一整排的含羞草,就只喜欢这一株了。

“不瞒您说,”老板是个老实人,“这株含羞草已经被退换回来好多次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蓝河抱着花盆很疑惑,“长得多好啊?”

“买回去的人说碰它的话,它是不会不合上叶子的……这株含羞草可能有点不要脸。”老板说着有点悲伤,好像店里有不要脸的含羞草很丢脸一样,“所以一直卖不出去。”

“这样?”蓝河伸手摸了摸含羞草的叶子顶端,只见它害羞地缩回了叶子,“不会啊,好可爱的。”...

阿修和阿远

少年叫阿远,十七岁,差一些成年。

阿远最好的朋友叫阿舟,大阿远半岁,已经可以光明正大跑去买烟,然而阿舟虽然嘴巴很坏,但是本质上同阿远一样乖乖仔,只偷偷喝过酒,也只能在阿远面前炫耀。

同龄的少年们早就躲在天台食烟,阿远拿着扫帚扫地的时候可以扫到一堆烟蒂。

“我好憎有人食烟的。”阿远对阿舟说,“我有一位叔叔死于肺癌,虽然也不一定是因为食烟的缘故。但是人命这么紧要,点解不好好珍惜?”

“人家的命又不是你的命,你不用太可惜……你家书店楼下现在有卖烟,我上回看到。”阿舟答。

“我好烦那些古惑仔,从来不买书,看也只蹲在书架底下看漫画,我的那套幽游白书都要被翻烂了。”阿远苦恼道,“...

春雨十寒[下]

前篇在这里:

http://youaretheappleofmyeye.lofter.com/post/38d3e4_1510793

合志通贩地址:

(〃ノ∇ノ)在这里


 

蓝河有一个木箱子,有着精致的锁儿,里面藏着少年最想藏住的东西,从幼时戴在身上的平安锁,到元宵时对对子讨得的白面具,第一份工钱买来的陶制小人……最近放进去的这个月的工钱,压在最底下的是一张薄薄的纸笺,那是叶修第一年离别时留下的,蓝河不知为何,竟把这张随手挥就的字条留到了现在。那年叶修的道别姗姗来迟,蓝河早起洗漱,看到书案上《北山茶经》边上放着一张小小的字笺。叶修说到他来年再来,刹那间蓝河的睡意醒...

《蓝sir说》完售后会放文。

大概以后不会写叶蓝了,写了也不会打tag或者只是亲友共享,谢谢大家陪我至此。有空会把文整理出txt。

喜欢了差不多一年多啦

认识了很多小伙伴,也勾搭了喜欢的太太><

能够认识叶蓝炒鸡好的。

叶蓝永远会细水长流地爱着。


然后,下个圈子有缘再见。

谢谢你们陪我走到这里><


隐隐芜城漏

【全星系里的,快2w的古风】


【明月来人】


扬州城又一年春日,雨霁初晴,浅深烟柳。二十四桥外,风帘翠幕,开人间红药。小楼又斜阳,画船灯火,十里笙歌。酒阑歌罢,醉里尘世间,抬头窥得从天下分得的两分明月。


庭院月下少年捣药,一袭春衫浸满月华。

“这位小公子。”明月下传来窸窣的声响,惊得少年差点弃了手中器皿。

待得少年心下稍定,那切切的呼喊又传来。少年远目瞧去,只见院子外枣树高高的树枝上正坐着一个人。满轮明月照那人纤毫细见,衣衫破旧且凌乱,如霜的月光洒在那人的肩头发上,阴影如山峦起伏,他眉目甚是俊朗。男人坐无坐相地靠在树干上,对着少年招手...

窗雪

【山市番外,正篇翻前面。BGM懒得找了】

蓝河独自一人坐上火车。

正值初春,窗外一场茫茫大雪覆盖着原野,远处山峦叠嶂,苍林雪海。

春运过后,火车客运量不大,这列火车尤盛,车厢里空荡荡的,只有几个零散的旅客,连着几个小站都没人上下。

在和朋友聊了一会天后,手机也没电了,充上移动电源,离到站还有一点路程,蓝河索性拿出一本杂志翻看了起来。杂志看了几页,蓝河就打了哈欠,空调熏得人暖暖的,整个人都软了下来。蓝河索性把旅行包垫在脑袋底下,横着躺在座位上,打个小盹。蓝河躺下来后眼皮越来越重,潜意识里不想睡着,但是还是抵抗不住睡意,跌入了沉沉的梦境。

然而梦中并不安稳,蓝河觉得有人在自己耳边说话,不...

1/3